觉卿

三次二次来回旋转不停歇
所以请大家善用搜索功能嗝
混aph,d5(主播们),以及花滑相关x
ps【天喔茶庄蜂蜜柚子茶】是公开tag
⭐️⭐️周末不更新!更新比较佛!⭐️⭐️
头像已授权!来自攻君太太xx

【伪白】我们没有未来(5)

伪白。

真•刀子求不打。虚伪单向暗恋。

不要上升真人!谁上升谁秃顶!!!送C位老白不念名!!!

人鱼虚x人类白,延续主播设定,私设如山。

一切OK就继续吧。

推荐bgm:PLANET,听这首歌有感而发。

https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812400

这两天担心死他们了……产刀子自己都难受得要命……





       “说啥?说你爱我?”老白揶揄道,故意朝着他眨眨眼,“还是说你其实是美丽小人鱼,来这儿体验人世间冷暖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辛苦你了啊虚伪先森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早点休息吧虚伪先森。”老白走来揉了揉他的头,“睡一觉会好的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根本不知道我要说什么!”他猛地一巴掌拍掉头上的手,他很清楚自己拍掉了什么,又得到了什么。话筒转向他,他却一下忘了自己要说什么。只是单纯的觉得怒火席卷了理智,冲昏头脑,想要对面前的人大吼大叫却又明白自己什么都不能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良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窗外开始下雨了,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。

       很久很久以后,老白才发现自己忘不掉那一场雨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虚伪消失的第264天。

       老白又低头看了一眼QQ上那个灰色的头像,冷不防电脑上的那个空军就挨了一刀。老白手忙脚乱地放下手机,操控着空军走位,翻板砸人奈斯,再翻个窗加速跑走,匹配到的路人医生还不算差劲,空军一下回复满血。拉开了门,麦里瓦不管还在调戏监管者,老白开心地拍拍肚皮,和弹幕有一句没一句地瞎扯着,空军躺地,还在门上放涂鸦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那个小丑传送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是个囚徒小丑。

       他愣了。随机被一刀斩吃的死死的,得,三出,自己祭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其实第五霸格已经冷了有一段时间了。当初几个一起玩这个游戏的人都扎堆去另一个游戏去了,老白也跑去了,在那里也混的不错。瓦不管和甜瓜那两个魔人有时还会回来和他一起炸一把鱼,只不过一个小时有时候只能打上两三盘,被弹幕戏称是偷懒聊天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魔人吗,匹配不到人那咋办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他还在第五里留着。

       直播打第五的时候,他的粉丝也挺给力,到现在还是会像以前第五火的时候那样跟他唠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【这波奈斯啊老白】

       【果然是欧的白,种笋人啊】

       【老白辛苦了辛苦了】

 

       老白瞄了一眼闹钟。距离下播时间还有两分钟,他没解散队伍,操控着屏幕上的侦探转着圈圈继续和瓦不管在麦里瞎说壁画。

       “欧的白你饿吗要不要吃我下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滚啊魔人虚,瓦不管……我又不是虚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行了猪精老白早点睡吧晚安晚安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对面退麦了,游戏中的侦探也终于变成了一个人呆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老白道了晚安,关闭直播,拿起手机打算再看一眼那个灰色的头像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没必要专门点到联系人,打开那个单独分组看的,因为本来他的对话就被置顶了,什么都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心里其实很清楚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叮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瓦不管发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【母猪你咋回事】

       【那又不是虚伪】

       【虚伪走了多久了都。】

       老白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手指颤颤巍巍地打着字,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【……那你怎么还跟猪精似的】

       “你有这么多时间跟我瞎扯,不如多花点时间在田川身上,省得他天天往我这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【晚安猪精。】

       “你才是猪精,滚蛋”

 

       阖上眼。

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又被特关铃拉起来。莉莉的信息,说已经订好票了。明天就回国了,双方家庭也都协商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嗯,差不多该说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订婚了,谢谢大家的祝福,爱你们。@HappyLilySleepyLili”

 

       退出微博,睡觉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虚伪其实没消失。他去了深海里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他又上了岸,去24h咖啡馆里坐坐。偶尔会这样而已,他自我安慰道,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   真的是偶尔吗?

       嘛,一个周一趟,怎么不算偶尔啦。

       他听到了特关铃,打开微博。

 

       关上微博。

 

       走出咖啡馆,跳进冰冷的海水里。

       享受那一秒窒息感。

       转瞬即逝。

 


       “虚伪伪伪伪伪伪伪:祝福两位啊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虚伪消失的第4年。

       “爸爸爸爸我想吃那个。”一个长相可爱的小女孩,拉着一个男人的手,指着糖果店橱柜里的糖。

       老白揉了揉她的头,“好啊,你在这等一下爸爸,爸爸马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小女孩咬着手指,乖乖地点点头,站在门外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“嘿你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闻声小女孩抬起头,是一个黑发黑眸的男人。那个男人笑得很温柔,手里拿着一支棒棒糖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说不应该跟陌生人说话,但是心理防线莫名提不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就是老白他们的女儿了吧?……长得真可爱啊,很像他们两个……也是,他们这么般配嘛……你要好好活着哦,好好学习,不能让爸妈担心……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帮我带一句话给你爸爸吧……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她慢慢念出了那张小卡片上的字,有点迷惑地看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哥哥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   男人却将棒棒糖硬塞到她的手里,笑着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宝贝对不起啊我让你等久了——”老白从店里走出来,惊讶地看到了女孩手里和自己手里一模一样的糖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爸爸,这是一个哥哥让我给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哥哥还给我了糖哦,是个很好的哥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个哥哥最后还哭了,不知道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爸爸?爸爸?爸爸你怎么也哭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爸爸……?”

 

       老白突然看见商店玻璃上的那个身影。和记忆中那一晚上一模一样的装束,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人,与记忆不同的似乎只有表情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猛地想要扑上去,却被一群过路的女孩打断了。再看向玻璃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   一切早已消失不见。仿佛那个人从来没有来过。

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过。


       END


终于更完了,是烂尾歉……

希望魔人联盟能好好的。

谢谢看到这的您,不要脸滴要点评论

评论(18)
热度(65)
© 觉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