觉卿

三次二次来回旋转不停歇
所以请大家善用搜索功能嗝
混aph,d5(主播们),以及花滑相关x
ps【天喔茶庄蜂蜜柚子茶】是公开tag
⭐️⭐️周末不更新!更新比较佛!⭐️⭐️
头像已授权!来自攻君太太xx

那一次

wwww急赶慢赶赶出来的糙作

大概就是一目连倒了个墓倒出来了一个千年老妖

如有重合纯属意外

第一次写这种文手很生

欢迎捉虫


 “现判定一目连犯盗掘古文化遗址、古墓葬罪,抢劫罪,倒卖文物罪……数罪并罚,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。”

象征威严的法槌落下,一目连却没有多大的情绪起伏变化。早就知道的结果,有什么好期望的?这件事,从头至尾,都是他错了。

 

一目连在盗墓界被誉为“沙漠之鹰”,极其擅长在沙漠中行动,凡是他出手的,就没有一票落空。与他的誉名不符的是他的外貌。他面上是位糕点店店主,长而柔顺的黑发遮住了一边的眼睛,嘴角总是上扬的,柔言细语,声音好似能把人融化在里面。略带红棕的眸子里却似盛着什么阴郁,可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。不少女孩子都会在放学时来他的店里,不为买糕点,只为看看这个如同世外而来的仙人。就连邻居家那个小女孩,都说,“一目连哥哥是最温柔最好的哥哥。”对此,一目连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,摇摇头,也就随他们去了。

两年前,一目连孤身一人前往了一个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古墓。这种地方,去多了,也就慢慢从一开始的心惊胆战,变得感到很正常了。同队的金鱼姬临行前不断给他竖大拇指,“队长你太厉害了,敢一个人去这种地方!”“……你们也要早点到位,我就只是去踩个点……”“哎呀知道啦!”

不过在他下去的时候,一阵阴风扫过,还是让他打了个冷战,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。总感觉什么东西在暗处盯着他,就如同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。干这种事这么多年了,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他没见过?还能出现什么?一目连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,运气该不会这么……差吧?

收回了胡思乱想的心思,他慢慢观察起来。这墓室不若同于帝王陵那般宏伟,但也很华丽。各处摆着各样青铜器,瓷器,玉器,一看就知价格不菲,这许是哪个大臣或富贾的墓吧。等等,墙上挂着一把古剑。这古剑怎么让人感觉,是有人天天擦拭它呢?上面还……有未干涸的血。一目连转过头去,不打算再看那把剑。

突然看到了墓志铭,刻在一块巨大的玉石上……这也太有钱了吧……一目连嘴角微抽,想是这样想,但他还是继续检查。

墓志铭上的字已经基本无法认清了,但仔细看还是能得到点信息。墓主人是明朝的开国将军之一,也是朱元璋的秘密心腹,名为荒。不过这位大人在28岁就……嗝屁了,皇帝厚葬了他。

忽听耳后一阵风声,一目连下意识一闪,几把匕首就直直扎入了他身后的墙里。刚才还以为这里没什么暗器呢,看来是大意了,一目连又微微扯了扯嘴角。他现在比较关心的就是那个摆在正中的棺材里有什么,外面都已经摆这么多好东西了,里面放了什么呢?

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被盗墓的痕迹,暗器除了刚才那一个,好像就没有了。一目连根据以往的经验,并没有直接开启棺盖,而是轻轻刷去了棺盖上的土层,过了快一个小时,才渐渐见到其眉目。使他费解的是,那刻于玉石上的墓志铭都被风化的那么严重,可这刻画于金丝楠木棺上的每一条印记,竟依然鲜红,栩栩如生,煞是好看。一目连摸出相机,抓拍了几张,又取了土质的样。

“啊啾!”沙漠真不是个好地方啊,下午刚来的时候还那么热现在就冷起来了……是时候该回营地了,一目连起身,拍了拍衣上的灰尘,欲走。

突然听到有轻轻的吟唱声。一目连侧耳倾听,却无法分清到底是在唱着什么。一目连从事这种事这么多年,早就领教过好奇心的厉害,他那一只眼就是那刚刚开始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因为好奇心而丢掉的。于是他置若罔闻的继续往外走。

“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到了这里只为了取点土就走的人啊。”

“是谁?”

——TBC——

评论(2)
热度(12)
© 觉卿 | Powered by LOFTER